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首 页 综合频道 展览频道 教学频道 书画市场频道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 淘宝专卖店 王者书法笔
  当前位置: 名家访谈 > 硬苑新天地 书史著华章
 
 
  

硬苑新天地 书史著华章

——品藻张华庆

梁 继

 

  振衣起高岗,辽海意韵长。硬苑新天地,书史著华章。   ——《与张华庆》

  这首诗写于1999年6月。当时正值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在河北石家庄召开第三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暨硬笔书法学科建设理论研讨会。会上见到了诸多硬坛师长与友人,相谈甚为投机,虽然仅是短短的三大,但诸多朋友之间都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谊,其中印象最深的是辽宁省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张华庆老师。其实知道张华庆老师已有近十年的时间,此间虽未曾谋面,但对张华庆先生的书品、人品及其为人、为艺、为书的勇猛精进的魄力也约略有了一些了解。在石家庄期间与张老师谈书论艺,更加了解到先生于书学上的宏深造诣,使我获益良多。除书艺外,张老师更谈到了辽宁硬笔书法事业的发展与振兴,听罢让人激动、振奋、鼓舞。他以他的挚诚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想,这就是人格魅力所在吧!而此后濒繁而广泛的接触使我更加深入地了解了张华庆,身为辽宁硬笔书法事业带头人的张华庆。张华庆是一位出色的书家,但作为书家的张华庆又有了广泛的内涵。篆刻、书学、文学的介入使大家对其书法的认识游离于技法之外。当我们阐释一位书家或作品的时候,技法而外,我们更愿意在其笔下捕捉所流露出的性情。者贤人论及书法时说:“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也。”论及张华庆的书法,亦当作如是观。

  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着这样的问题:更多的书家对传统都不过足够的功夫,但又是什么原因使书家笔下的作品存在境界上的差异?究其源,盖修养之异也。放翁说:“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学书似乎也如此。沉浸于故纸堆中多年,对传统深有体会的书家都面临着一个新的课题:如何走出来,如何写出自己的面貌,学古而能出古,其书上品;学占而沉于古,直为匠人耳。此时书家的创新意识,书家的胆识便显得尤为重要。我们把目光投向古人,沈作哲说:“凡书贵能通变,盖书中得仙乎也。得法后自变,其体乃得传世耳。”当我们把视角投向当代时,李可染说;“可贵者胆,所要者魂”、“以最大的力气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综上,我们体会到创新的胆量与意识是何等重要。张华庆于碑帖下了很大的苦功,其书初学唐楷颜欧诸家,行书喜欢晋代二王、宋代苏轼、米芾等书家,隶书临张迁、乙瑛石门颂、好大王碑诸碑及清伊秉绶、金农诸家,篆刻学黄牧甫及西泠八家。十数年刻苦临也,苦心孤诣,于传统的体会与把握当算精熟。中国硬笔书法界权威人士称誉张华庆先生为大连地区硬笔书法正统派的代表人物,这当是张华庆耽于传统,汲取古人精华的佐证。但当我们审视张华庆的作品时。我们会发现张华庆的书法的独特个性。作隶似从张迁、伊秉绶出来,但在用笔与结体处又明显加入自家的想法。根源处在古人,而延伸处则显示着他的个性。行书似从王铎等先贤处觅得精神,但其厚重、洒脱处则胸臆直出。张华庆的业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伦杰贤先生是十分注重传统的书家,他对书谱的理解和表现在国内是有很高的位置的。张华庆对传统的汲取当与先生的指点有关。而中国书协副主席、辽宁省书协主席聂成文先生则是一位理性的创造型书家,聂成文对张华庆书法的悉心指导,使张华庆对书法的继承与创新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想,指导与传授皆为外因,最终促使张华庆任性自然的书风的形成还是缘于他内心的创造意识。

  著名书法家聂成文先在在谈到书法创作时多次讲到:书法作品要有文气。如果说对传统的汲取能体现作品的历史性特征,而文气则表现为作品的文学性特征,也就是书卷气。孙过庭书谱温和醇雅,很有文气;而张旭的古诗四帖纵横雄大,气迈开张,也有文气。如果说文气与书法的风格有直接的联系的话,它更直接、真切地反映了作者的修养。黄庭坚说:余谓东坡书,学问文章之气,郁郁芊芊,发于笔墨之间,此所以他人终莫能及尔。沈宗骞说:“夫求格之高,其道有四:一曰清心地以消俗虑;二曰善读书以明理镜;三曰却早誉以几远到;四曰亲风雅以正体载。”二人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期待一件书法作品体现出多高的境界,就要求作者有多深的修养,这种修养尤其体现在对书法以外知识的汲取。张华庆祖上为河南名医,其祖父与海上书画名家丰子恺先生交往甚密,父母均为国内知名学者、教授。在家庭的影响与熏陶下的张华庆其儒雅博学更使我们有理由将其归为学者型书家。同时张先生于碑学与帖学的关系研究,深入透彻,文中多见作者不乏识见。而他对传统与创新的论述更是深入浅出,形象生动。张华庆的书法作品也多次入选全国书协主办的“全国隶书展”和“扇面书法展”,在书界很有影响。据此一例便足以说明张华庆深厚的书法功力。而其硬书境界如何,读者亦当自有高见。其实毛笔与硬笔唯笔具个同而己,以不同笔具创作的作品,仅是形异而已,神采上则无二致。其硬笔小楷法乳晋唐一脉,潇洒蕴藉,而行书则更能见飞动之意。由书观人,可见传统,可见意境,可见性情。

  张华庆在《简论碑学与帖学》一文中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广读博览,善于学习,要多见,多写,品高,学高,要师古而不泥古,化占为我,师承出新”。我们品味这段文字,自然可以体会到张华庆的书学态度。但“行万里路”,“广读博览”也在另一个角度提醒了我,作为书家的张华庆,我们在另一个角度冉审视他时,他又是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作为呢?

  张华庆于一九八七年与其他书坛同道成立大连硬笔书法协会筹备组。如果从正式介入书画组织这一点来看,张华庆这位青年书法家无疑是硬书界的“元老级”人物了。此后由大连市硬笔书法协会副主席兼秘书, 到大连硬协主席到辽宁省硬笔书法协会副主席、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常务理事、辽宁省硬协主席,十五年来,(如果从从事硬笔书法事业算起,时间会更长一些)张华庆侧身其中,领导了大连乃至辽宁省的多项硬笔书法活动,对辽宁硬笔书法事业的发展无疑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书道人士都会清楚地记得“大连杯”、“成吉思汉杯”、“国艺杯”等全国书画比赛,张华庆侧身其中,担任评委、评委会主任,对发现、培养书法人才,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就各项书法比赛而言,值得大书一笔的是一九九一年的“飞亚达”杯全国书法篆刻大赛。这次比赛由大连市硬笔书法协会承办,张华庆担任大赛组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本次大赛收到参赛作品一万余件,在国内产生了较大的反响。从以上这些比赛来看,以其获得的成功来观照张华庆,作为一名组织者的能力,我们可以把他定位在硬笔书法活动家的位置。当然构成这一活动家的主体除他的为人行事的魄力以外,更主要的还是他的高超的书法艺术。

  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方面,作为艺术家的张华庆不遗余力投入其中。一九九一年四月大连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张华庆及其他协会负责同志协助接待了由日本著名书法家组成的访华代表团。一九九三年四月,大连市硬笔书法协会接待了美国文化代表团,而国内省市之间的硬笔书法交流更为厂泛而频繁。大连是开放的城市,经济的开放必然会导致文化的开放。而文化的开放也势必能促进经济的发展与提高、就张华庆而言,他以他倡导的协会,以他高品位的书法修养参与了这次改革。文化如果封闭于一隅,肯定不会发展,不会提高;艺术漠于交流,只能陷入萎缩,张华庆深谙此理。大连的历史算不上悠久,但其书法文化、少儿书法教学在全国深具影响。大连市区小学的书法教育成果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好评,更深得诸多专家的一致肯定。大连硬笔书协对当地书法教育的促进和书法人才的培养,功不可没。穷十年之功,孜孜兀兀,全身心投入教育与教学,成果终得肯定,值得欣慰,值得赞叹,值得奋进。

  一九九九年六月张华庆当选辽宁省硬笔书法协会主席,成为辽宁硬笔书法的带头人。同月在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第三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张华庆冉次当选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常务理事,艺术评审委员会副主任。

  从一九九九年六月到二○○一年六月仅两年的时间,辽宁省硬笔书协做了几件大手笔工程。

  一是抓儿童,抓基础。1999年12月举行辽宁省“美登高”杯少儿硬笔书法比赛,有32万人参加,取得了空前成功。此举对促进全省少年儿童的书法素质教育、提升辽宁省硬笔书法协会在全省硬笔书法爱好者中的影响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此后又有2000年10月的“渤海国旅杯”的巨大成功。诚然我们可以将此举视为张华庆先生在大连抓基础、抓少儿书法人才的书法教育理念在全省的延续与推广,更主要的是活动的巨大社会辐射面,使硬笔书法得到人们的充分肯定。辽宁硬笔书坛需要有这样的大手笔工程。

  二是抓传统,抓临帖。 2001年5月,省硬笔书协举办硬笔书法临写传统碑帖展览,倡导继承传统书风。同时协会又特召集各地负责人到沈阳参加由张华庆主讲的学术讲座。从对碑帖的学习与出新,到辽宁省硬笔书法的发展方向、途径做了详尽、深入的报告,与会者深受影响。张华庆所提出的学习传统的理念,其实在全国也是热而再热的论题,而问题的关键是张华庆将它落到了实处。

  三是抓班子,抓建设。客观地说近十年辽宁省硬协工作几近停滞,人们似乎也对它逐渐淡忘了。张华庆任主席后首先选用了一批能人,将协会正常工作运作起来,并出版了“辽宁硬笔书法通讯”、“书艺天地”等刊物,同时又吸纳一大批能人志士为协会的领导,具体投入到工作当中,使辽宁硬坛出现了生机与活力。现在张华庆主席又积极与各地市艺术主管部门联系,要逐渐恢复硬笔书协在各地市的活动,使省硬协的工作基础更加雄厚。

  四是抓理论,抓研究。硬笔书法的理论与实践是对同胞兄弟,对任何一方均不能偏废。张华庆在上任伊始便大力抓理论建设,身为书家的张华庆本身就有深厚的书学造诣,所以对此项工作也了如指掌。他不但自己身体力行,带头作学术讲座,更主要的是他擅于将协会的理论工作者调动起来,在张华庆先生的倡导下,协会兴起了研究之风。协会的多位理论工作者的论文在全国第五届书学研讨会、全国第三届硬笔书法理论研讨会获得奖励,有文章在庞中华硬笔书法艺术理论研讨会作为重要论文进行宣读。辽宁硬笔书法理论水平得到了全国同行的肯定。

  朱和羹说:“书学不过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关头。品高者,一点一画自有清刚雅正之气;品低者,虽激昂顿挫,俨然可观,而纵模刚暴,未免流露楮外。古人以道德、事功、文章、见节著者,代不乏人,论书者,慕其人,益重其书。”先贤论书品人多以人品衡量其书,又多以书法透视人品,书品与人品不可能有严格的划分。品藻张华庆更是如此,而相对应的这两点在张华庆身上得到了更为完满的融合。

  如果以九九年张华庆作为辽宁省硬协主席成为辽宁省硬笔书坛事业带头人的话,那么协会的工作刚刚是一个开始,更辉煌的未来还在等待张华庆和他所领导的辽宁硬协。

  我们期待辉煌!

[本文作者梁 继系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


 

版权所有 (C)1999-2008 www.ybsftd.com 《硬笔书法天地》网站  站长:史洪清
通信地址:辽宁省东港市1号邮政信箱  邮政编码:118300
联系电话:13842548997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QQ:309800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辽ICP备05000068号  网站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