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首 页 综合频道 展览频道 教学频道 书画市场频道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 淘宝专卖店 王者书法笔
  当前位置:临池心得 > 临摹、创作及其他
 
 

 

   

临摹、创作及其他

朱勇方


  ▲ 有人学书是不临帖的,或说不大临。但临帖是学书的“不二法门”,越早临也就越早步入书法艺术大门。如果常只是无根基地“自由体”发挥,只能白白浪费时间和笔墨。只要真正意义上的临摹过关了,那创作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现实中,不少人临创脱节,其实是临没过关,是死临。临是手段,不是目的,通过临是为了学古人的东西学以致用,不会用就失去了临的意义。

  ▲ 不少青年朋友临帖常选些报刊上发表的作品,一对作品产生亲切感就“手痒”,这不是不可以,但只能算是学书中的“玩耍”。长远之计应该追根溯源,看看他是学谁的,然后再去“寻根”,学他学过的古帖,再用这种感觉来写他的作品,这样才有所得。

  ▲ 
临帖初时应尽量把每一根线条的起、行、收都表现出来,宁愿慢些,像画一样,做作些也没关系。因为现实中不少人把一些笔画没写完,没写到位。如果技巧难度系数不高,动作简单,那作品就肤浅,不耐看。所以要尽量把每个动作都做出来,这样坚持有好处,到要创作时,自己放开书写就丰富了,这里可什么也别考虑,抓住一种感觉,放胆写就行。下过苦功的人与不认真临过的人同样放胆写,效果完全不一样。同样是一个点,书法家的就耐看,你的可能就给人感觉很空洞。有感于此,所以平时我在教学生时,常教他们临时不一定要很像,但要努力去把看到的每一个动作表现出来,而在宣纸上创作书写时,常在旁边鼓励学生放胆去写,不要考虑太多。平时练得勤,再随意也差不到哪里去,平时练得不扎实的,再认真也好不到哪里去。

  ▲ 常有学生问我:我为什么临不像?我说其实谁也临不像,有时你自己可能认为像了,但人家一看,还是不像。其实写像也没意义,我们不是为了造假帖,临是为了吸取方法,学习求像,是为了方法“准确”,把帖中的每一个动作尽量做出来。当然这些技巧要尽量与自然结合,失去自然,技巧就成卖弄。

  ▲ 古帖,最好买2本,或再复件放大一本,拆开贴于墙上,朝夕揣摩,有的拼接起来,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字帖的版本要好,尤其是碑,花的不一定不好,有些很清晰的反而不好,常被今人人为改过了,原来的感觉往往失去很多。帖一般初学不宜换,如你确实从中学到了一些东西,暂时不能再继续深入,也可以去尝试一下别的字帖,但隔段时间仍可再回头学习。字不动脑写熟了会“油滑”,所以讲“书须熟后生”,这个“生”与初学的“生”是不同的境界,这个“生“是写熟后,再去临摹,是去挖掘,在深度上做文章,是在摄取原帖尚未释放出的内在“能量”。所以常有人叹:××帖太好了,我每临一遍,都有新的收获。

  ▲ 
学书一定要先练基本功,练用笔技巧,进行控笔能力训练,要让笔如有人骑自行车一样,听你使唤,甚至连“屏车”也行。书法教育中一般先学颜、柳、欧楷来训练,是基于一举二得的考虑,在练基本功的同时,学写一手漂亮实用的字。先学隶篆,也是很可行的,而且往往更有利于促使学生向艺术性发展,但往往实用性较差,家长一般不甚赞成。我在教学中,一般待学生有了较好的控笔能力后,就大胆引导学生根据个人喜好来择帖专攻。
*临帖最好坐且慢,如打太极拳,笔笔送到。苏东坡、米芾两人平时书写甚爽,痛快,但我看了东坡临右军书,他自己说有逸少风气,行笔稳健丰润,无一笔匆匆过,不识人视为“墨猪”。米芾临右军,虽节奏比东坡快,但也颇具婉逸之气,沉静得很。我也常常学着以此法临帖,笔墨丰润时,墨痕两侧稍渗,但不“烂”,这种笔画就是所谓的屋漏痕。

  ▲ 
临字不可求量,应力求质。为完成任务,马马虎虎,不思考地写万遍不如认真临几遍。不要勉强自己,有感觉时多写写,临好后,要挂起来与字帖比较,自己看出不足,是下次改进的最大动力。当然也可请人家指点指点,有时当事者迷是常有的事。

  ▲ 临摹有实临、意情、背临等不同方法,一般初时应以实临为主,练技巧,后来则应强调意临,加入自己的理解和发挥。背临的人往往不多,但背临又往往是最有效的,它能使你摆脱实临,意临中对古帖的可视性依赖,并不断磨练自己的记忆力,我常试着看释文背临古帖,效果甚好。

  ▲ 其实学书说到底是一个方法问题,有些人学了很长时间写不出来,而有些人时间不长,却很快写得很好,都是方法问题。我从临帖过渡到创作常喜欢一步到位,直接临集字字帖,掺入自己的东西,衍度成创作。还有一种方法是临帖到中途尽兴时,有意停下后,接着保持原有书写的那种感觉写陌生的创作内容,是一种过渡到创作的好方法,很管用,可试试。

  ▲ 作品中允许有败笔出现,没有败笔出现的作品往往也是四平八稳、平淡无奇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有了败笔的出现,更加强了作品整体的虚实对比。单纯评价点画结体造型在初级训练时尚有意义,而到创作时就没有多大意义了。书法中中锋是美的,偏、侧、破、散锋也可以是美的,美产生于整体之间相互关系的和谐。看一些大展,往往有这样的体验,人家写得大胆。这一笔,要是我来写,肯定认为写坏了,不愿再往下写,或者想撕掉重写,但人家却没有丝毫懈气,照样全神贯注地写下去了,而且效果蛮好。所以建议大家有机会,也要 多去看看展览,会有心得的。鲜于枢“胆、胆、胆”的故事,不正说明了这个问题吗?在平时的教学中, 学生写得缩手缩脚,我宁愿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学生渐渐束缚其手脚来得更有发展前途。

  ▲ 现在写小楷,求功的多,求意的少,追求写长篇,比耐心,但在一些高规格的展赛中往往不被看重。而受人欢迎的往往是那些初看随意挥洒,神完气足,细看又颇为精到的小楷作品。我最满意的小楷作品都是“天时地利人和”之际,轻松地一遍完成的,多写往往反而没感觉,要么此内容隔较长时间后再去写。 

[通信地址: (312030)浙江绍兴县实验小学(新)书法室 ]

 

 

朱勇方书法


 

版权所有 (C)1999-2008 www.ybsftd.com 《硬笔书法天地》网站  站长:史洪清
通信地址:辽宁省东港市1号邮政信箱  邮政编码:118300
联系电话:13842548997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QQ:309800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辽ICP备05000068号  网站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