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综合频道 | 展览频道 | 教学频道 |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 | 签名设计 | 书画市场 | 淘宝专卖店 | 王者书法笔 | 淘宝热卖商城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硬笔书法天地 >> 展览频道 >> 网上展厅 >> 吴全仁硬笔书法 >> 专利教学 >> 文章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组图]吴全仁的中国梦:“让中国人写好中国字”           ★★★
吴全仁的中国梦:“让中国人写好中国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03-10 08:13:09

 

  吴全仁的中国梦:“让中国人写好中国字”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副秘书长、
           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吴全仁速写
               

白士城  佟佩

 

吴全仁曾经是一个社会最低层的小人物。

他家祖祖辈辈都在河南农村的土地上刨食,熬着缺食少衣的艰难日子。在当学生的六十年代,他头上就压着“地主崽子”的帽子;青春期的七十年代,因为父亲想靠业余劳动挣钱发家,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坏份子,又把他压在政治的阴影中……

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被压抑了多年的一颗充满能量的心,爆发了两个梦想:

一是当个“土记者”——因为学生时代曾有一个老师的新闻报道在学校的广播中播出,全校集中组织收听,师生人人敬仰,让他感到记者的荣耀;

另一个梦想是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因为一个老师曾批评他的字“像老蟑爬”,深深地刺激了他的自尊……

我们每个人都曾有过梦想。不同的是,有的人为梦想努力奋斗,不问收获,只管耕耘;有的人把梦想高高挂起,只是每天看到,却不努力跳跃起来去摸到它。

吴全仁属于那种为梦想执著追求的人。

执著,几乎是不可理喻的执著,竟然让他的两个梦想都实现了!

如今他有了更大的梦想——“让中国人写好中国字”!这是一个可以称为“中国梦”的宏伟梦想!他仍然是一如既往地执著追求!

一、从“采伐工”到“土记者”之梦

1980年,吴全仁接父亲――一个老林业工人的班,被安排在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林业局阿源林场一个采伐小工队工作。从当采伐助理到采伐工,他虚心好学,从不敢忽略任何一道程序,凭着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和良好的技术,很快成为一个合格的采伐工。

吴全仁是个有梦想的人,而且是个敢于从毫无希望中“摸索”梦想的人。虽然身在大兴安岭森林中,做着林业局采伐小工队最普通的活计,他却仍然为自己的梦想在积累、铺垫。

采伐小工队上班的活儿很累,下了班却是生活中的空白——没电灯、没有电视、更没有手机、微信……只有短波收音机能听到,却是噪音胜过乐音。工人们除了打扑克、下象棋,就是喝酒、吹牛、黄段子。吴全仁在小工队里绝对是个另类——不合群,他白天干着重活,晚上回到工棚,拖着一天的疲惫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学习——就因为他心中的那个“土记者”梦。

1981年,偶然听说《林海日报》——大兴安岭林区“最高媒体”——记者要到工队采访,他激动得一夜没有睡好。记者到了工队后,他想尽办法接近这名记者,却又不敢走进记者休息的帐篷,只在门外徘徊。当他鼓足勇气拉开点门缝向里张望时,记者平易地招手让他进来坐。

吴全仁大胆地走进记者的帐篷,并且从此“无畏”地走进了新闻学习的大门。

记者见到小工队的人想学习新闻,既觉得新鲜,更觉得可贵,自然成为吴全仁新闻启蒙的老师,时常给他邮寄些新闻函授学习资料。

吴全仁学新闻的“无畏”,真是让人叹服!

半年之内,他一篇接一篇地写了50篇新闻稿,结果是无一发表!工友们都把他的投稿当作笑料来嘲讽。

其实真的难为他了——只有初中没毕业的学历,却想当高不可攀的“土记者”……

“无畏”的吴全仁义无反顾地又写了第51篇新闻稿!

这篇新闻写的是一位工友捡到一只手表,交给了失主。事情不大,可在小工队却是大新闻,他洋洋洒洒地写了两千多字。

《林海日报》那位老师看到这位只谋一面、署名“吴全仁”的采伐工“又”写来一篇不像新闻的“新闻”,动了恻隐之心。老师在原稿上大刀阔斧,砍成几十字的简讯:“阿里河林业局阿源林场第四小工队的女工刘淑叶捡到一块手表还给失主受赞扬”。

“吴全仁”,这个名字终于印在报纸上了!这成为小工队的轰动新闻!更是当晚夜餐下酒的丰盛“酒咬(下酒菜)”。

从这以后,他就更加一发而不可收。一边苦学新闻理论,一边时常到报社去向老师求教。经过两年的磨砺,稿件数量、质量明显提高。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1982年,吴全仁被《林海日报》社聘为特约通讯员。从那以后,他每年被《林海日报》评为优秀通讯员。

他,终于成为“土记者”了!

1984年,林业局选拔他为阿里河林业局广播站编辑。但企业里并无新闻职称序列,广播站的编辑也只能算是“土记者”。

“土记者”在全国各媒体上发稿量在当地名列前茅。1986年,吴全仁被当作“特需人才”从一个企业调到鄂伦春自治旗电视台当记者,并成为呼伦贝尔电视台第一批特约记者。

此时,他终于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记者了!       

实现梦想,爆发能量。吴全仁把鄂伦春电视台编辑、记者工作做到了“极致”。从1986至2006年的二十年间,先后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社》、《工人日报》、《内蒙古日报》、《呼伦贝尔日报》、《林海日报》等报刊发表新闻3000多篇,其中获奖作品上百篇。

在繁重的工作之余,他还参加业余函授学习,获得了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的本科学历。 

由于工作突出,吴全仁先后被提升到鄂伦春电视台新闻部主任、总编室主任、副台长等职务。

从1981-1996年的16年中,他奇迹般地完成了从“采伐工人”,到“土记者”,再到“名记者”的化蛹成蝶之蜕变,终于实现了他学生时代的“记者梦”。

二、“从老蟑爬”到“漂亮字”之梦

 

  吴全仁在鄂伦春电视台任副台长期间,每天要给部下稿件上签字。因为他写字是一个“笔走蟑螂”,字体很难看,同事偷偷地说他写的字“不如老蟑爬”。他心想,不管什么爬,你的稿子也得我来审。

但是,有一天他的新闻启蒙老师也批评他:“你这几笔字实在拿不出手,有辱记者形象……”

老师的批评刺痛了他,特别“有辱记者形象”成为他最大的心病。他当天跑到新华书店,把当时能买到的字帖都买回来。从此开始执著地临帖。

两年过去了,几十瓶墨水用光了,临帖练字的效果却很不理想。

自己写不好字的痛楚,他不想在让儿子吴集文身上重复,便时常批评儿子写字难看。说得次数多了,儿子急了,向父亲叫板:

“我也想写好字,可老师不教写字课啊!要不你教我吧!”

吴全仁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一次在出差,无意中看到广告:“40小时让你写好钢笔字”。于是,就去听了一课,这一听竟然就放不下了。于是,他请了20天假,专心致志地学起了钢笔行书速成法。当时他四十多岁,却甘当书法小学生。他拒绝所有应酬,把时间都用在练字上。

书法班结业时,他的字体有了令自己惊喜的变化。回到单位,同事们也惊讶了:“老吴会变魔术啦!出一次公差就变了字体!太神奇了!”

从那以后,他无论白天晚间,业余时间他就在办公桌上用空白废纸和旧报纸上练习写字;走在大街上,看到牌匾上的字写得漂亮,就用手指比划……为了学书法,吴全仁戒掉烟、酒,节衣缩食,攒钱自费参加全国各类“书法培训班”,还积极参加全国各类书法大赛。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书法作品先后被多家大赛入选、展出、获奖。其中硬笔行书获“全国机关干部书法大赛”二等奖;草书获“东方硬笔书画家研究会”举办的中国书画大赛中年组一等奖。

吴全仁在湖北孝感500人阶梯教室讲“‘九五字尊’硬笔行书速成法”

吴全仁终于可以写一手漂亮字儿了!他的人生又有了一个新的闪光点。

他在儿子面前终于找回自尊了:“集文,来跟老爹学写字吧!”

儿子眼看老爹写字的神奇变化,当然心悦诚服,老老实实拜师学写字。其实,吴全仁是让儿子当自己的试验品,看看自己的硬笔书法教学效果如何?能不能速成?

每天教学两小时,15天之后,儿子集文的钢笔字有了惊人的变化!就连孩子妈妈都不敢相信:这么漂亮的字是儿子亲笔写的。儿子写的一手漂亮钢笔字,在同学中成为佼佼者,为他日后的就业打下了良好基础。

吴全仁的写字在当地小有名气之后,阿里河第三小学校长谢淑玲邀请他来到学校,办起了全校老师参加的硬笔书法培训班。

让校长特别满意的是:老师们的板书水平普遍有了显著提高,特别是有些老师字体改变程度的确令人难以置信。

这个真实的故事特别典型:阿里河第三小学一位教师,参加自学考试已结业11科,但在第12、13科考试时,却被呼伦贝尔市自考办取消考试成绩!理由是:第12、13科试卷字体与前11科截然不同,完全是两个人的字体,可判定为有人“替考”。

这位老师被处以12、13科成绩全部作废的严厉惩罚!

这位老师找到自考办,说明自己是因为参加“硬笔行书速成班”而改变了字体。可是自考办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一个行书速成班竟能让人字体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幸好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圆满的——经多方面出证说明,这个老师的成绩有效了。

鄂伦春自治旗交巡警大队长吴广潮儿子小吴在沈阳上军校,假期回到鄂伦春旗学了“钢笔行书速成法”。回校后写毕业论文,一手漂亮钢笔字让领导连声夸奖并把小吴重用分配到公安局办公室工作。

小吴激动地给父亲打电话:“一定要宴请吴老师表示感谢!”

口碑是最好的广告!

吴全仁的“硬笔行书速成法”教学在鄂伦春自治旗火了起来。吴全仁办班,意不在钱。学员钱多钱少,都可以报名;有钱没钱,都可以来学。他办的学习班座位一加再加,直到人满为患……

三、从“新闻官”到“书法教育家”之梦

吴全仁从儿子这个试验品中找到了书法速成教育的自信,又在办速成法习字班的实践中找到兴趣,吴全仁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1996年,吴全仁创办鄂伦春自治旗第一所鄂伦春私立业余文化学校;
1996年12月3日被聘为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客座教授;

1999年6月份,这个中国最北端的“鄂伦春业余文化学校”被中国硬笔书法协会批准为全国硬笔书法教学实验基地;

1999年他参加“21世纪硬笔书法人才交流会”受到了中国当代硬笔书法开拓者——庞中华先生指教;


2000年5月20日,经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人才资格认定委员会选拔考核认定,吴全仁为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全国硬笔书法“教学培训副教授”资格;

2001年11月,经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汉字书写专业等级考试办公室和中国汉字书写评定委员会联合评审,认定吴全仁为中国汉字书写艺术专业等级全国硬笔专业高级培训教师、高级评审员……

一个偶然机会,吴全仁被邀请到北京大学进行“硬笔行书速成法”讲座,引起北大书法教授杨伟国关注。杨教授把吴全仁介绍给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庞中华先生。当时,庞中华正主持全国硬笔书法家年会,他邀请名不见经传的吴全仁给参加年会书法大家们讲课。

这真的让一直“无畏”的吴全仁有些胆怯了。他一直都是给写不好字的人讲课,可以讲得胸有成竹、游刃有余;但是给全国的书法大家讲课,这不是鲁班门庭弄大斧、关公阵前甩大刀吗?

吴全仁硬着头皮走上讲台。

台下的大师们都是各省市的书法顶级高手,都有着临帖数十年的功底,个个“笔下惊风雨”,出手不凡。在写字练习上,他们无一例外地崇尚“临帖”功夫,对什么“速成法”向来嗤之以鼻。对刚出道的小吴本来有些不屑,但碍于庞中华主席的面子,只能且听且评说吧……

仗着自己有着上千场讲课实践的老底儿,吴全仁的“无畏”个性再次彰显。他用采伐工喊山的宏大音量、用山林工棚风格的幽默表达、用夸张的表演化的肢体语言;再加上硬笔行书速成法专用术语,从理论到实践,讲述如何打破照帖临摹的千年旧制,“学法不学字”,以“速成”方式,适应改革时代快速多变的、快餐化的趋势,让行书(连笔字)走到前台的时代要求。

小吴讲得台上幽默风趣,台下笑声不断。

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些中国的书法大家们兴趣盎然,意犹未尽,颇有耳目一新之感。从此,各省市的书法大师大多成了吴全仁的朋友。

庞中华也觉得吴全仁的讲座给自己挣来了面子,于是,亲笔为他题写了“超逸绝尘”的字幅。

给大师们讲座的成功让吴全仁信心倍增。此时,他心中逐渐萌生了一个新的梦想:不仅仅当个“荣耀”的“书法家”,更要当一名“重要”的“书法教育家”!

当个书法家只是自己很“荣耀”,但当一个“书法教育家”却是社会很“需要”!

他从自己和孩子的身上看到,写不出漂亮的汉字是每个人的隐痛;他从当今社会上看到:大学生学历、小学生字体比比皆是;明星大腕形象,字体难认;领导专家身份,字体不雅,已经成为中国大陆的普遍现象。

“中国人写不好中国字”已成当今的举国之痛……

对其中原因,吴全仁做了细致分析——

以往,人们学的都是一笔一划的楷书,而用途最广、用得最多的行书(连笔字),却是小学不学、中学也不学、大学还不学!

不学行书的原因,是教育大纲重视不够。绝大多数院校不开行书写字课,行书写字不列入考核体系;至今的书法图书市场上,也基本上是软硬笔的楷书教学、基本找不到一本像样的硬笔行书教科书!

更加之电脑普及,键盘荧屏替代了笔墨,写字成为文化奢侈,甚

至有人认为写字已经“OUT”(出局、落伍、土气)了……

中国汉字是中华文化的基因,是五千年传统文化的载体。字之不存,文化焉附?

如果说,古埃及文明的标志性成果是金字塔,那么,古中国文明的标志性成果就是甲骨文演变成长的汉字。  

汉字的发明和传播是中华民族对全人类和世界文明的一大贡献。汉字是全世界从古到今唯一持续流传数千年而从未间断的文字。我们至今仍能读懂商朝的甲骨文;至今仍能轻松领会老子、孔子等先师留给我们的教诲;至今仍能应用战国时的《黄帝内经》、北魏的《水经注》、西汉的《太阳历》、东汉的《九章算术》、北朝的《齐民要术》、唐朝的《千金方》、北宋的《梦溪笔谈》……等等自然科学知识,这是令全世界无比羡慕的享受。

相较古巴比伦、古印度、古埃及三大消失的文明古国,中华文明至今独步天下,汉字的发明和传播,可居头功! 

汉字,还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没有出现大的分裂的功臣。这一点,反而是一位美国人最早提出的观点。

这位美国传教士兼驻华参赞卫三畏早在1848年就说过:“一旦废止汉字而改用字母去拼写汉语,中国就会出现数百种文字,中国将像欧洲一样四分五裂、不复存在。”

从这个角度上看,学好汉字、写好汉字,是关系到民族自尊、民族凝聚力乃至文化安全的大事!

书写是对文字最高的崇拜;书法,是汉字艺术的瑰宝。

重兴汉字书写之风,展现汉字书写之美,是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需要,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之必然。

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中国书法艺术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汉字书法艺术正受到世界的关注。

最近,央视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引起轰动,就是因为它拨动了中华儿女心里的文化之弦,唱和了中华文明的心理需求。

汉字不仅是文化传播交流的工具,汉字书法还是中国特有的一种艺术,同时还是一种健身养生方式。中国的书法大家皆有健康长寿之福。

吴全仁常讲一位被网友称为“汉字叔叔”的美国人――理查德·希尔斯的故事。希尔斯在四十多岁的那年,因为严重的心脏病,突然晕倒,差点死去。从此,他潜心研究汉字二十年,建立了一个汉字词源网站。如今他64 岁了,还在为他的汉字网站愉快地工作。可以说,是汉字给了他新的生命。

近年来,中国越来越开始重视中小学生写字课,教育部于2013年发布了《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令人欣慰,但对硬笔行书仍然没有提到日程。行书的即连笔字的教材、师资皆为严重空缺。

吴全仁的宏伟梦想是:创造一种适合现代节奏的、速成的、显效的硬笔行书教学法,让更多的与自己一样因写不好字而苦恼的中国人写好中国字!

“让中国人写好中国字”的宏伟梦想,激励着他做出一个让所有认识他的人大吃一惊的决定:辞去电视台副台长的职务。

反应最强烈的当然是她的妻子:“多少人都在跑官、买官,你有官还要辞了!你不是疯子吗?”

此时已经开始研究佛学的吴全仁,有着超乎常人的智慧:舍得、舍得,不舍不得。舍掉官职微不足道,圆一个普及硬笔行书的“中国梦”,才是人生之大得!

四、“九五字尊”行书速成教学“专利”之梦

吴全仁做事执著坚定,但人到中年的他却领悟了佛法的圆融智慧,不再是“一根筋”地死磕。

通过自身的经历他认识到,中国人写不好中国字的根源是方法落后,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几千年来,中国人练习写字的传统方法就是照帖临摹。什么“描红”、描影、套格……等等,皆属临摹方法。这种方法已经严重地不适应现代社会的速度和节奏。特别是信息时代,人们的生活被广播、电视、电脑、手机等高科技带来的海量信息垃圾切割成时间碎片。“没有时间”成了现代人最“穷”的一代。现在有几个人能长时间坐下来,对着一张白纸临摹起来没完?

那么能不能创造一种不靠传统临摹练字的“速成魔法”?

他想起了古代埃及人测量“大金字塔”高度的故事。如果搭上脚手架再去量塔高,虽然能测准,但工程浩大,成本过高,性价比太低。 

有没有一种测量金字塔之高的巧妙方法?

古代埃及智者找到了最简单的方法:利用人的身高和影子相等时,塔影长度就是金字塔的高度的原理,简便地测出“大金字塔”的高度——146.5米。

吴全仁认为,中国人的传统练字方法就是搭脚手架测塔高的原始方法。他坚信会有一种简便方法让现代人练字魔法般速成。

他买来了贵重的《书法大辞典》、各种字帖、钻研中国书法史;他找遍书摊上的各种书法教材,无一遗漏地搜罗起来,并拜访每一位书法教材作者,请教其中诀窍——为此他耗尽家财,而且把多年办书法班的收入悉数投入其中,二十年没换房子、没置家具、没买家电——只是一门心思地钻入研究快速写好连笔字的“行书速成法”之中。

吴全仁总说自己是一个很笨的人,但他是用一种很笨的方式研究最巧妙的练字速成法之人。

古人说:“至诚之道可先知,故至诚如神!”

吴全仁的“至诚”,终于在2013年“如神”般地获得“硬笔行书教学的五项国家专利” (专利号;ZL.0084958.4、 ZL.0043392.6、 ZL.0048633.6、 ZL.004863.5、 ZL.0048634.0),包括一个实用新型专利和四个外观设计专利。    2013年吴全仁获得硬笔行书教学五项国家专利

这不仅在内蒙古、在全国也属于获“硬笔行书教学专利”最多的一人!

吴全仁把自己的专利方法命名为“‘九五字尊’行书速成法”。

“九五字尊”的内涵是什么?

吴全仁的解释是,所谓“九”,即是利用传统的“九宫格”;所谓“五”,是在九宫格中只用“五格”;“九五”式的字形结构,让你写的“字”有“尊”严。

“九宫格”写字只用“五格”,这是一个突破。

过去写字教学大都要求要把九格占满,认为这样字才显得饱满、工整。但如此写法,字体不再清秀,失之呆板凝滞。

吴全仁认为,字是否写得好看,关键在字的间架结构上。只有结构合理,字才能给人美感;而行书字体更重清秀、活泼、灵动。

吴全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河图洛书中找到灵感。

在吴全仁看来,以河图洛书为模板的“九宫诀”, 即“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揭示了美学的结构法则。其中“五居中央”,是河图洛书美学法则的核心所在,体现了结构美和稳定美。

绘画艺术中,国画的构图法则常常要求“疏密有致”;西方文化崇尚“黄金分割点”的美学法则。九宫格只用五格,既符合“疏密有致”、也基本符合0.618的黄金分割法则。

吴全仁利用他的五项专利,使“九五字尊”式间架结构规律变得简单、直观、方便、易学。更重要的是,在教学实践中,这是一种让人容易理解、掌握、运用的结构字形的有效方法。

不可小看这 “九五”式的重大突破。它的深远意义在于,人们可以不必再海量重复临帖,便可掌握字的间架结构规律,从此打破照帖临摹的千古传统!

在此基础上,吴全仁又提炼出以偏旁部首为主的54个字根,开发了25个行书规则。

按照“九五字尊行书速成法”,——仅仅通过学习54个字根、掌握25个行书技巧、套用九宫格“留五去四”习字法则、练字变得简单了。30个小时(每天2小时、15天)的速成班培训,就可基本掌握写好行书(既连笔字)的方法,而且字体改变明显,字体清秀、灵动!

五“让中国人写好中国字”之梦

吴全仁用他的“九五字尊行书速成法”在祖国大地广泛试验。他先后走过内蒙古、黑龙江、辽宁、河北、山东、海南、北京、浙江、江苏、河南、湖南、湖北、福建等省市自治区,到学校、部队、机关、社区、企业,宗教场所,特别注重在高等学府包括呼伦贝尔学院、内蒙古民族大学、内蒙古农业大学、内蒙古科技大学、燕山大学、河北大学、海南大学三亚学院、湖南大学、中国环保管理干部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培训基地……他到处举办义务讲座。


全国各地参加他的行书速成讲座和培训班的,有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研究生;有打工者、职员、总经理、教授;有科长、处长、(地级)副市长……最小的有10岁小学生、最年长的有72岁退休干部。所到之处,广受欢迎,大家普遍对这一速成习字方法表示认可。

曾经有过两个办业余书法班的老师向吴全仁挑战:“书法绝对不能速成!我们办书法班都必须几个月、几年才能让学生字体有所改变,30小时速成根本不可能!”

吴全仁笑着说:咱们先不争论,你先免费听课,然后再做结论。

听完课之后,她俩心服口服了,虚心地当了吴全仁的学生。经过30小时培训,这两名书法教师的字体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更重要的是他们掌握了行书教学理论,后来都成为“‘九五字尊’行书速成法”的普及者。 

中国著名硬笔书法家庞中华和吴全仁探讨“九五字尊”硬笔行书速成专利教学法


为了首先在他的第二故乡内蒙古普及他的“‘九五字尊’行书速成法”,他先后发起创办了“鄂伦春自治旗硬笔书法家协会”“呼伦贝尔市硬笔书法家协会”、“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

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创立之初,全区仅有一家他创办的呼伦贝尔硬笔书法家协会,其他十一个盟市都是空白,为了动员成立硬笔书法组织,开展书法文化活动,他四处奔波,多方联系。日前已分别在九个盟市成立了硬笔书法协会组织并开展书法文化活动,另有三个盟市的硬笔书法协会也正在筹办之中。

以吴会仁为主席的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逐步活跃起来。目前,他们已经举办了两次内蒙古草原书法展,并正在筹备一个“书法册页、手卷抄经典大赛”;创立了一个“中国硬笔书法名城”(乌海市); 一个“中国硬笔书法名区”(乌海市海勃湾区);四个“中国硬笔书法名校”(乌海市实验小学、乌海市职业技术教育学校、扎兰屯市卧北镇明德小学、阿荣旗一中);十九个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教学实验基地……

如今,他的学员中有几百人在各地书法比赛中获奖并被吸收为中

吴全仁在中国硬笔书法名城乌海市讲学

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其中有些佼佼者成了硬笔书法培训老师;同时吴全仁也荣获“中国青少年书法教育成果奖”;在庆祝中国硬笔书法协会成立20周年表彰活动中,吴全仁荣获“德艺双馨奖”、“贡献奖”,并被授予“全国优秀中青年硬笔书法家”称号。

鉴于吴全仁在普及硬笔书法教育的卓越功绩,吴全仁被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先后任命为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兼职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全国少儿协会副会长、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全国教育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等职务,可谓任重而道远。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如今,年届耳顺的吴全仁已成为内蒙古自治区在硬笔书法上开先河、填空白的奠基人和创始人 。但他还每天迈开那坚韧的步伐,东奔西走,为实现他的“中国梦”———“让中国人写好中国字”而奉献着……。

( 作者: 白士城 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驻大兴安岭记者站站长

佟佩 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高级记者 )

     

文章录入:ybsftd    责任编辑:ybsftd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自助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律师 | 投稿须知 | 汇款方式本站地图 |

    硬笔书法天地官方网址: www.ybsftd.com
    Copyright © 1999-2013
    备案:辽ICP备05000068号
    通信地址:100045 北京市里仁街邮局018信箱 联系电话:13521539556
    Email:[email protected] QQ:309800123 QQ群:18749320(已满) 
    站长:史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