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首 页 综合频道 展览频道 教学频道 书画市场频道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 淘宝专卖店 王者书法笔

  当前位置: 名家访谈 > 张宏元这人……(续三)

   
 

张宏元这人…… (续三)

□ 张宏元


硬笔书法天地网 http://www.ybsftd.com 2003年 5月 3日


  欣赏张宏元,就象欣赏陈年老茶。其味道怪怪的,却能给人一些意想不到的启示,亦或石破天惊的大发现。人们习惯喜新茶,陈年老茶常让茶君子们嗤之以鼻、不屑一视。假若在没有新茶的情况下,不妨来点陈年老茶,或许独特的味道会给你另外一份惊喜。哦!原来这陈年老茶可不简单啊!我们以前对它的看法是否太右倾或修正了呢?

  也许思想封建后某种陈旧观念的惯性作祟,会让许多美妙的东西荒废,甚可惜!

  宏元却一直活在荒废的程序里,煎熬着……

  早先,宏元心想把自己修练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不食人间烟火、超凡脱俗、举世无双的绝代高人,一不小心,感染上时代病毒,常被扭曲的时风修理得面目憔悴、精神空虚。世道不公、苍天无眼,使宏元仕途变幻、情爱苍白、人生坎坷,让一颗流浪的心被风沙吞噬。小说《国画》中说:这年代,没本事的人都当官去,有本领的人只有空发着满腹的牢骚,无奈地做着阿Q的新贵。宏元同样有着如此强烈的感慨。无聊之际,他把那些治心痛的蹩脚文字,乱七八糟地优化组合成读者认为“酷毙”,而编辑认为难登大雅之堂的狗屁文章,还厚颜无耻地把这种“傻冒”的人生价值,引为自豪。

  有意思的是宏元最近发了一则帖子:有谁若能瞅我一眼,我会让你“醉”;秋天的波菜送我两株,我会让你“痴”;倾心与我交挚友,我会让你“疯”;成为我的知己,我会让你“狂”;与我修得同船渡,我会让你美得不知身在何处。又一则短信息:近脸上跳起了青春痘,大如珠穆朗玛,小似青藏高原,且此起彼伏,鳞次栉比,层出不穷,一张丑脸被美化成“中国之窗”景貌缩样,很想让那些回归自然的心免费游览这脸上“风景这边独好”的大好河山,无限风光。短信息一上市,立即引起诸多小姐们的舆沦反弹,说如此奇丑无比的“老”脸也敢不知廉耻招摇过市并臭美于短信息泛滥时代,是对当今“男人抹口红,女人抽大烟”的时风的丑化和抵毁,特别是宏元身后的那帮“发烧友”和”追星族”们大惑不解,他(她)们的自尊心受到莫名其妙的侵袭,心里暗自嘀咕叫苦道:为何不自觉地“躲进小楼成一统”,少使世界遭受白日化的骚扰。

  记得,宏元还是新兵蛋子时,领导常给宏元一些积极表现的机会,以使许诺表彰奖掖立功抑或提职升官之类的美差,偏偏宏元笨得不会懂得去领会首长的意图,领导心里可急煞也。有一次领导指着一堆脏衣服,让宏元洗。这是其他战士很难寻找到的类似英雄救美的小锅灶,宏元像农村五保户,享受着领导给予的特殊待遇,得首长们如此器重,宏元应该好好表现一把,为日后的升官发财打下良好基础,绝不能辜负领异的殷切希望。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宏元最害怕的就是洗衣服。洗衣服对他来说比公鸡下蛋,比大男人生小孩还难。通常宏元的衣服穿得领口油灰垢快结壳成“铁”领,才不得不找老乡,让老乡积极表现一次,好让他们日后落下关心帮助团结同志的好名声。而对领导的一堆脏衣服,宏元顿时傻了眼,

  就像面对的是不可越过的上甘岭三八线而束手无策。宏元无奈之下,只好放几匙洗衣粉用水泡好,放在煤炉上煮开了,看能否把油灰垢和脏斑高温煮掉。可这一煮却让领导大发现:女同志干的事,大男人宏元干不了。你瞧,雪白的衬衣被煮得扎染上深颜色,成了花衬衫,化纤衣服在高温下拉出来若猪肥肠。如此“杰作”让领导 哭笑不得。惩治宏元的是,义务兵役期满后告“老”还乡,哪里来回哪里去罢!

  宏元从不设想着去做学者,因为学者是书呆子的象征,书本里是知识远没有社会知识丰富,人们常说去社会大熔炉里锻炼,可从未见谁说去书本里锻炼。社会极为复杂,它不会每天阳光灿烂,对你总是微笑着;有时也会有恶作剧,甚至青面獠牙,让人恐谎,恐惧、恐伯。刘晓庆感叹: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宏元认为做男人也不容易。做人好比一个演员,带着面具,在人生的舞台上表演着。比如说,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走在大街上见一美女,你敢去旁若无人地不顾一切地赤裸裸地去表现自己的欲望、搂抱人家一下吗?不敢!绝对不敢!那只能把对美女垂涎三尺的渴望之心抑制心底,最多用贪婪的眼光去连续作战地扫瞄过把“瘾”。否则,“流氓”会成为头上的“光环”,看守所正等着“色狼”的大驾光临。因此,很多中国男人顾这盼那的心理状态很不健康,普遍具有“阳痿症”、工作中,面对领导的做派,只能唯唯诺诺,点头哈腰,说尽好话;面对别人的打击、嫉妒却不敢声讨,只能忍声吞气,甚至躬身逢迎,脸上挤满笑容,连发泄私愤的一点空间都没有,只有去“艺术”人生。做人最讲究的是艺术包装加工,人因此而失去了本质,失去了灵魂,更失去了自我。“艺术”二字的内涵常让人无所适从。你说男人活得累不累。宏元后悔当初怎没去投女人胎,可看到女人为了巴结上司,同人家睡觉,还得背上“破鞋”、“淫妇”、”臭婊子”的沉重包袱。君不见性骚扰游离于失落的法律与女人之间,勇敢机智地见隙插针,而使绯闻泛滥成灾满天飞舞,你说做女人好做吗?

  眼下,人们都在为生意难做大念苦经,有人拍着商盲的宏元肩头说:想发财吗?现在国有体制转轨,金卖给私人,哪一天,老兄去把公安局承包了,包你一年发足大财。宏元对此无稽之谈,笑笑,心里可有谱昵。他曾对一位前来取经的朋友授其妙点:现在保险业五花八门的保项,让人们目不暇接,雾里看花,却忽视了一项发大财的好项目。友人问,何顶目?宏元曰:婚姻保险。接着宏元细加分析并娓娓道来:目前婚姻围城内,离婚多于结婚,是不争的事实。现在男人看到漂亮的女孩不敢追。缘何?傻瓜才不喜欢漂亮的女孩。关键是怕日后红杏出墙、鸡飞蛋打、得不偿失。因此,男人娶了漂亮的老婆,心理障碍和压力极大。男人中私下流传这样一句话,找老婆要找“三心”牌:自己看了“顺心”,别人看了“恶心”,留在家里“放心”。他们迫切要求婚姻具有保险系数,谁也不希望讨无趣找麻烦。如今漂亮女孩难嫁,大部分给款爷权势们包去做“二奶”了。再就是“二奶”由地下发展到地上,临时取代正式,脱胎换骨求得名份。从此,结发妻受到严重侵袭和伤害,打不完的官司吵不完的架,家庭鸡犬不宁,社会秩序混乱,平添无尽的烦恼。倘若给新婚夫妇投注婚姻保险,定能得到他(她)们的支持和关注,谁都想夫妻恩恩爱爱、和睦美满、自头偕老,肯定不愿打骂吵架过一辈子。因此,这项保险一且开发,定会火爆,更是财源滚滚的好商机!

  听说,最让宏元害怕和胆战心惊的是社会腐败现象。从报道上看,河南民警张金柱持枪滥杀无辜,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南下包二奶为远华走私大案充当走狗,云南某公安民警被屈打成招,河南平顶山市政法书记雇凶杀人……无不触目惊心,感叹曰:流氓进入公安便成公害。那些曾经被党一手培养成长的高级官员前赴后继地走上腐败不归路,陈希同、胡长清、成克杰、慕绥新……大案要案窝案频发,为何反腐越反越腐?宏元流泪看了湖北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的《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觉得反腐之前必须先反黑暗,黑暗不反,腐败则会向纵深方向挺进。看宏元打工期间,国家有文不再收取外地民工劳务管理费,且这是欺视外地民工、歪曲宪法辞条里人人平等的不合理收费,可地方充耳不闻,变戏法地照收不误,如今都与世界接轨,而地方与中央反却脱轨。仅从办事效率单方面去讲,与世界接轨是否开了一个国际玩笑。诚然,我们不能沾沾自喜地片面地看到性解放、吸毒、下岗等社会性问题早与世界同步运行;更不能乐不思蜀自以为制假、卖假、跑官、买官、变相性乱收费,黑吃黑、贫富严重两极分化,不能维护社会的安定团结,而独占世界鳌头;而诚信、法治、人权等等实质性的问题却在接轨中高歌着《马儿啊!你慢些走》。我们应该清醒并正视这些问题。虽然我们的国民整体素质有待提高,但是当我们看到外地民工的艰辛与大都市贵族们似地狱与天堂,及至打工途中很多权益得不到保障,与社会体制改革的速度极不能成比例,尤其某些私营老板或利欲熏心、面目狰狞,或勾结地力势力、结党营私,凌驾法律之上,践踏民工的人格、尊严和公正待遇。这不能不让人们联想到,旧社会《半夜鸡叫》中高玉宝与周扒皮的故事如今在频频上演。中国用一个“情”字写下了上下五千年,若把“情”用于关注弱势群体、社会公益,则国之幸甚,民之幸甚。若把“情”滥批发给腐败,赠送给官官相护,钦赐于社会黑恶势力,奖赏给司法办案中暗箱操作……则国家暗无天日、民不聊生。宏元期望着祖国更加繁荣昌盛,法治体制不断完善,纵使有再多的妖言惹众,也诱惑不了人们爱祖国的思想,共产党的旗帜永不变色。

  宏元不仅关注时政焦点,关注弱势群体,尤爱关注他曾倾毕生精力去热爱的书法艺术。他认为:字首先必须写好看,那种横不平、竖不直、东倒西歪的字,能给人美感吗?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必须心灵美,才能创作出优美的作品。如今时代浮躁,人心也浮躁,很多掌权人心灵受世风攘扰而扭曲,宇谈何美,但他们又高居主管书法命脉大权,对自己离经叛道无任何美意的书法,曰:意境美。让人匪夷所思。宏元深为书法艺术的命运担优着,就像球迷们关心中国足球,中国的臭脚们还不是照样被人家踢得人仰马翻。尽管宏元的担心无济于事,更不能改变书法发展的命运.但有这份关注的目光,书法前景有了一丝曙光。

  一个书法迷,一个文化人所关注的事往往与自己生存的第一因素毫无干系。但是宏元那敏敬锐的目光、那洞察一切的思维头脑,有时还不得不傻傻地情愿糊涂着。尽管地球自转一年水远是365天,尽管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宏元依然还是那个宏元。社会绝不会看人的脸色改变它朝前迈进的步伐,只有顺着社会潮流赶趟,才是希望所在。有时即使你极不情愿,甚至急得上蹿下跳,捶头跺足,撕心裂肺,也只能无奈地麻木着,心如止水地去宁静致远,淡泊明志。

  我多次力劝宏元,管他呢,少操心,别累了,歇着吧!

  可宏元摇摇头,泪水似两条平行铁轨,任凭开往世界的专列,风驰电掣……。
 

2002年秋于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华茂宾馆

[本文由张宏元先生提供]
 

 

 

张宏元: 张宏元这人……
张宏元: 张宏元这人……(续)
张宏元: 张宏元这人……(续二)
张宏元: 张宏元这人……(续三)
张宏元: 张宏元这人…… (续四)

张宏元艺术简介


 

版权所有 (C)1999-2008 www.ybsftd.com 《硬笔书法天地》网站  站长:史洪清
通信地址:辽宁省东港市1号邮政信箱  邮政编码:118300
联系电话:13842548997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QQ:309800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辽ICP备05000068号  网站律师